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两章的事情了吧。
新书已经建了号,不过还米有上传内容。书名是《荣华富贵》,内容和风格会跟之前的《妻为君纲》比较类似。基本上算是古代校园,小loli们和小正太们滴故事~~
[ 置 顶 返回目录 ]
终章 合家欢喜
( 本章字数:4552 更新时间:2011-5-23 1:07:00 )
终章合家欢喜
炼妖师遍寻不着香香,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没一刻的安歇。连风月绝口不说香香的所在,香香伤重下不了床,无法打听到任何消息,也提供不了线索给炼妖师。
后来还是小狐狸从旁说道:“我们出动了这么多人手,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香香。连风月为什么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这里头肯定有问题。”当即劝说炼妖师不要惊慌得自己乱了阵脚,赶紧冷静下来,想想看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线索、或者找人的捷径给忽略了。
经他这么一提,炼妖师才蓦地惊醒过来。
香香身上有紫台的斩妖册,斩妖册是昭华壁尊发的,只要斩妖册未毁,昭华壁尊就一定有办法查到香香的下落。自己当初带着香香躲到山谷里,不正是怕被壁尊发现,寻上门来么?怎么事到临头,却反而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连风月之所以能早早地找到香香,肯定也是昭华壁尊给他提供的线索!而昭华壁尊竟然没有提醒他!
炼妖师当即眉头一拧,掣身回了紫台,笔直地冲进昭日天宫。
面对炼妖师前所未有的盛怒,昭华壁尊倒是很配合地有问必答,当即将香香的所在地全盘托出。但他对这事愈是表现得云淡风轻、理所当然,炼妖师心中就越是气愤,双手紧握成拳,咬牙切齿地问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昭华壁尊很淡然地说道:“你又没来问我。”为了表示自己的公正,他还加了一句。“连风月问我,我都告诉他了。”炼妖师气得发狂,但寻香香心切,也无心与他理论,恨恨地拂袖,转身便走。
炼妖师找到香香的时候,连风月倒也没有横加阻拦,只说香香的伤势还没大好,最好在这里再休养几天。炼妖师看了连风月几眼,没说什么,虽然很不高兴的样子,但也依言住了下来。
接下来这段时间里,炼妖师一刻不停地守在香香身旁,仿佛怕一眼盯漏了,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香香每天就吃药、睡觉,然后隔几天接受炼妖师的传功,帮助增加体力。伤势一天天地好转,一个多月后,终于可以下床,像正常人一样活动了。
连风月每天都有请大夫过来帮香香枕脉,开药安胎。香香之前被天权瞬间转移出去的时候,受了重伤。按常理,这个孩子应该保不住了才是,但他却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不过因为动了胎气,随时有滑胎的可能,必须每天服用名贵的药材安胎。
经过几个月的悉心调养,小家伙终于安安全全地长到了五个月。香香穿好几层的衣裳,也可以看出鼓鼓的肚子。由于挂念念魔林中的无咎,便告别了连风月,回转念魔林。
被炼妖师抱着坐上老虎背上的时候,香香回头对连风月说道:“雾月这一世,受了那么多苦。下一世,上天一定会补偿他,他一定会幸福的……对不对,连风月?”
连风月点点头,说道:“一定会的。”
香香看着他,由衷地说道:“谢谢你,连风月。”那个时候,她被转移了出去,炼妖师惊惶失措,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冷静下来,想到壁尊那一层。若不是连风月最早找过来,就算她侥幸没事,肚子里的孩子肯定就保不住了。
连风月笑笑:“真要感谢我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香香立马好奇地问。
“这个孩子的名字,由我来取。”
香香怔了怔,回头看向炼妖师,询问他的意思。炼妖师没有说“不行”,那就是答应了。香香回头与连风月说道:“那好,等小宝宝出生后,就通知你来给他取名。”
连风月笑笑着应了。
回到念魔林,由于香香最爱住的坤王宫已经倒坍了,本想在乾王宫窝着。但是耐不住小狐狸的盛情邀请,就搬去了他的终无宫。炼妖师记恨昭华壁尊之前帮连风月瞒他,不告诉他香香下落,所以对他分配过来的委托一律不理,就每天陪在香香身边。
昭华壁尊只能转而向香香施压,说真不该信她当初说什么修炼妖师,结果折腾了之么多年还只是个斩妖使不说,还把他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炼妖师给拐跑了。现在紫台这边接委托的人员不够,天下要大乱什么,越说越严重。香香怀孕辛苦,也想炼妖师陪在身边,便说等宝宝出生后,一定会劝他再去接委托的。
而念魔林这边,坤王和魔君相继过世,又是群龙无首的局面。而香香又天生有着感应魔族中人的力量,所以乾王也指望着香香生下宝宝后,能够帮忙寻回坤王。
五个月后,香香和炼妖师第一个宝宝在万众期盼之下,出生了。因为已经有了无咎,所以香香很想生个女孩。而且她怀孕时的症状,有经验的人和妖都说应该是个女孩儿,听得香香满心欢喜。不想生下来,却是个男孩儿,不免有些大失所望。
办满月酒的时候,连风月来了,抱着孩子看了一阵,说道:“就叫,观雾吧。”
香香不由心中一震,迟疑地抬眼看向连风月。连风月朝她微微一笑,说道:“就把他当成是雾月,让他得到多一倍的幸福吧。”
“连风月……”香香会意地点点头。
这个时候,快两岁的无咎已经会说话,会跑会跳了。见香香不再抱自己,总抱着另外一个小宝宝,便非常不满,总要伸手来抓小宝宝的脸。每次无咎来,香香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护住小宝宝粉嫩的脸蛋。
等再大一点,无咎五六岁,有些懂事了,倒也不欺负弟弟了,却开始出门去欺负林子里的小妖怪了。而且这小家伙贼精贼精的,小小年纪就知道狐假虎威了,每次出去欺负人,总要拖着他狐狸舅舅一起。有他狐狸舅舅在,这林子里,哪一个见着他,不得乖乖地让他欺负个够。
观雾,香香给他取了个小名叫三星,却是个胆小羞腼的性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个女孩儿一般。也不爱跟着哥哥无咎玩,成天就爱腻在香香身边,像只最温驯的小猫。在他三岁的时候,香香又有了身孕,他却还是每天都缠在香香身边,要她抱。别人抱开他,就会大哭。而且这小家伙哭起来又是一抽一抽的,特别可怜,任谁看了都心疼。香香便又只能抱回他。
最后,无咎看不下去了,想了个主意,骗他出去林子里玩。结果愣是把个小家伙吓坏了,小狐狸驮他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发青,四肢发冷,浑身打着颤,把香香吓了个半死。好不容易安抚了回来,却再也不敢让他跟着小狐狸他们出去了。
无咎也被这次的事情给吓到了,自此之后,做什么事也不爱带上观雾一起。因为观雾是使她在这个世界留下来的幸运星,又是大难不死、好不容易才保住的孩子,所以香香对他也是特别疼爱。他既然喜静,不喜欢外出,便也由着他每天赖在身边。幸好有炼妖师陪在身边,又有乾王妃帮忙照料,平常不过也就是辛苦了些罢了。
这一胎,终于如了香香的愿,生了个女娃儿。那两个小萝卜头,第一次有了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看妹妹。每天清晨醒来,就会不约而同地跑来趴在妹妹的床头看。晚上也要挨着睡,香香每晚都要将睡熟的两个小家伙一一抱回自己的小床去。
再长大一些,小女儿无忧也会说话,会走路了。无咎就开始拉拢无忧,一起排斥观雾,说他和无忧两个都是无字辈,就观雾的名字不一样,他肯定是捡来的!不是他们家的人!
每当这个时候,观雾也不分辩,只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扁着嘴,一副受气小媳妇的委屈模样。然后无忧就会安慰观雾,还会反过来教育无咎,说他是哥哥,不能讨厌观雾。就算观雾是爹爹和娘亲捡来的,那他们也是一家人,也要和和气气的,一家人不能吵架。
每次听年纪最小的女儿,一板一眼地做和事佬,用她自认为的那些大道理劝说两位哥哥,香香都会忍俊不禁。偏那两个也吃这一套,每次被无忧一劝说,两人便讲和了,一左一右地牵着妹妹的手,出去玩了。
“师兄!”香香轻轻地偎入炼妖师的怀抱,环抱着他的腰,侧头望着那三个手牵着手的小人儿,缓缓地扬起心满意足的笑容。
幸福,或许便是如此吧。
“死兔子!”昭华壁尊的怒吼声不合时宜地传来。“去收妖!去砺练!今年的会文盛会上要是还晋不了降妖使,别怪壁尊会翻脸无情,让你们妻离!子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