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许只能造成两人的困扰而已。
“其实冷墨卫你从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最多至于动心的地步,当初古轻柔,让你不由展露身为男人的风度,想要呵护一个柔弱无助的女人,可是你不会为了她和冷枫翻脸,再后来,遇到音璇,你有了动心的感觉,也曾想要过争取,可那也只是喜欢,一年之后,你甚至可以平静的祝福她和阙云。”
裴九幽再次叹息一声,旁观者清那,冷墨卫的情路够波折的,“若深爱一个人,其实如同我二哥和小沫儿一般,生死相随,宁负天下人也绝不负卿,喜欢只是一时的感情,深爱却是刻骨铭心的情感。”
他虽然喜欢音璇,却没有想过不顾一切代价的将她从阙云身边抢走,甚至理智的告诉自己,她幸福快乐就好,原来这只是喜欢,可是他能如此平静的看着楚云霄和韩夜在一起吗?
如果能,他就不会留在丰渔镇了,冷墨卫心头颤了一下,似乎有些的明白过来,而一旁裴九幽摸着饿瘪的肚子已经嚷了起来,“不管了,既然那两个狠心的女人不过来,那我们就过去。”
餐桌之上,多了两个不请自来的客人,楚云霄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并不在乎一旁杨柳要杀人的目光,也不在乎冷墨卫冰冷的面容,殷勤的招呼着韩夜吃菜。
“放手!”他内伤不曾痊愈,而且杨柳清楚的明白裴九幽的性子,他看起来总是懒散不羁,可是却异常的固执,他已经打定主意要保护楚云霄,除非她真的能狠下心来杀了他。
“不妨,放了就跑了,我已经孤家寡人很多年了,禁欲也很多年了。”裴九幽如同无骨蛇一般的靠在杨柳身上,笑的得意而无辜,不管如何,他就要死缠烂打的缠着楼主,直到她答应下嫁为止。
一口菜卡在了喉咙里,韩夜不停的咳嗽着,看着因为禁欲而不满的裴九幽,也只有他在吃饭的时候能说出这么重口味的话来。
“阿夜,担心一点。”楚云霄忽然感觉原来他也不是孤单的,可惜大手还不曾抬手拍上韩夜的后背,一旁冷墨卫冰冷的目光却已经扫了起来,动作轻缓的拍着韩夜纤细的后背,为她顺气。
“裴九幽,你想死吗?”杨柳绷着美丽的脸庞,手中的筷子握的嘎吱声响,可惜被裴九幽抱住了身体,无法找一旁的楚云霄算账!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朗朗的语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喜悦,毕竟佳人在怀,让裴九幽笑容飞扬着,对着楚云霄投了一个安心的眼神,有他在,楚云霄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够了,我不吃了。”啪的一声摔下筷子,杨柳内力震开裴九幽,站起身来,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神采奕奕的俊彦,不说出实话,他只怕会这样缠着她一辈子。
平复着呼吸,杨柳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那一双眼带着嘲讽,“你知道为什么楚云霄之前能抓走我吗?因为他掌握着我的一个秘密,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够了,楼主,不想说就不要说。”突然感觉眼前的杨柳是那么的脆弱,一股不安的感觉席卷而来,裴九幽也站起身来,可是还不曾碰到杨柳的手,却在瞬间被她反制的点住了穴道。
“我杨柳一生从不被人威胁,以前是,以后也是。”无视着裴九幽那担心的眼神,杨柳倨傲一笑,继续的开口,“我娘带着我改嫁之后,我继父却是一个禽兽……”
安静的花厅里,吃饭的人都停下了动作,裴九幽脸色煞白成一片,心痛的看着笑容璀璨而妩媚的杨柳,她一直用笑容,用凶狠维护着她的脆弱,“够了,楼主,不要再说了!”
“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这天下的人比我惨的太多了。”眼中没有泪水,她杨柳是从不哭泣的,转过身来,杨柳深深的看了一眼裴九幽,骤然之间,身影如同疾风一般掠出了花厅,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去追?”韩夜看着一旁已经解开穴道的裴九幽,看得出,他心疼杨柳更胜过知道这样的事实。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可是我不在乎,只是楼主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她会在乎。”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裴九幽一瞬间如同苍老了好多,他需要好好想想,如何能让楼主放弃这样的过往,接受他的感情。
“其实我有办法。”夹了一口菜,在三个男人震惊的视线里,韩夜忽然笑了起来,“其实很简单,有一种医学上的东西,叫做催眠,可以尘封住一个人的记忆,让人忘记过去。”
沉默蔓延开来……
“好,我就重新开始追求楼主!”裴九幽眼睛一亮,激动不已的看着韩夜,“只是会不会伤害到楼主的身体?”
“催眠术博大精深,我会让杨柳忘记过去的一切,或者选择给她制造一个假的记忆,其余的记忆不会受影响。”韩夜解释的开口,当初作为特工训练,催眠术也是其中一种,因为如果他们被抓了之后,必须要守住所有组织的秘密,所以不能轻易被催眠,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懂得催眠术。
“那能不能让楼主以为她已经嫁给我了?”只感觉眼前有着无限的光芒,裴九幽兴奋不已的开口,一双桃花眼闪烁着精光瞅着韩夜。
“不想让我将杨柳记忆里所有关于你的一切都给洗干净的话,你可以继续说。”丢给裴九幽一个戏谑的眼神,含笑笑容诡异的丢出威胁,伴随而来的裴九幽那悲惨的叫声。
“阿夜,你不能这么残忍那。”不满的抗议着,裴九幽一把扑向韩夜,可惜他还不曾近身,韩夜却已经被一旁的冷墨卫给抱到一旁。
依旧是冷沉的一张面容,依旧是不发一言,只是那行动却昭示着对韩夜的占有欲,双臂更是紧紧地圈住了韩夜的腰,不让裴九幽碰触到她。
杨柳被催眠时,裴九幽在场,楚云霄为了见识所谓的催眠术也在场,当然,一直沉默寡言的守在韩夜身边的冷墨卫也不会缺席。
很惊奇,原本武功高强的一个女人,虽然已经醉了酒,可是在韩夜那空灵般的嗓音里,竟然慢慢的陷入了昏睡,一刻多钟的时间,随着韩夜的一个响指,杨柳已然清醒过来,酒味浓郁,看到原本该喊的母亲,竟然没有半点印象,完全的忘记了,所有人都惊奇,但是也都惊诧韩夜的手法。
“楼主,我抱你回房。”最喜悦的莫过于裴九幽,一把横抱起依旧有些醉酒迷蒙的杨柳向着卧房走了过去,他会给她留下一个最温柔的夜晚,让她从身到心不再拥有任何的黑暗。
将军府,第二天清晨。
“楼主,你谋杀亲夫啊。”一声惨痛的叫声响了起来,伴随着座椅的跌倒声,一个身影被扔出了卧房,紧随而来的是属于他的衣服。
“裴九幽,你竟然,你竟然敢……”余下的话说不出口,杨柳气恼的一张美丽的脸庞,忍受着身体的酸痛,砰地一声将门给关了起来,安静里,似乎遗忘了什么,可是却似乎变得更加的轻松了。
“楼主,你不能把我吃了不认账!”卧房外是裴九幽的叫嚣声,虽然被扔出卧房很惨,可是那俊美脸上的明亮笑容,任谁也清楚他的得意和喜悦,多年的夙愿啊,终于得逞,至于昨晚状况,禁欲这么多年,自然会激烈一点。
欢喜冤家,终于还是成亲了,至于冷墨卫因为冷家生意,也随着离开了丰渔镇,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回来了,车马劳顿之下,依旧是一袭的黑色的长袍,话不多,只是默默地守在韩夜身后,他终究学不来裴九幽的死缠烂打。
时间流淌的快,一直到了第三年,连同楚云霄的心都被一个江湖有名的神偷给偷走了,韩夜依旧住在丰渔这个小镇,没有血腥,没有死亡,很安静,看着日出,看着海浪。
“你该多穿一点的。”冬日的风呼啸着,冷墨卫解下外袍披在了韩夜瘦削的肩膀上,如同安静的石像一般静静的站在了她的身后,只是那颀长的身影却体贴的为她挡住了海边冷冽的寒风。
“三年了。”三年,他就这么来往在苍紫王朝各地,停留最多的地方却是这个小镇,少了海贼,码头的生意越来越火热,冷墨卫确实有经商头脑,他的船队独占了海上大部分的生意,冷家的事业又扩大了。
“嗯。”话依旧少,这些年来,冷墨卫依旧沉默,只是俊朗的脸庞多了一份成熟的气息,他从不曾要求她什么,学不来九幽的死缠烂打,他用他的方式告诉她,他会一直在她的身边,不会如同那个曾经负过她的男人。
“你瘦了。”回头,韩夜看着身侧的冷墨卫,比起上个月,他瘦了不少,眼眶凹陷,连眼睛里都泛起了血丝,纤细的眉头一皱,“你病了?”
小手覆盖上他的额头,很烫,发烧了,“没事。”冷墨卫拉下额头之上的小手,不所谓的开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韩夜,三年,她似乎半点没有显老,还是那副可人的摸样,会笑靥如花,偶然也会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平静。
“回去,看大夫。”这么冷的天,他必定又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丰渔镇来,三年了,韩夜没有抽回被冷墨卫握住的手,时间真的冲淡了很多很多的记忆,她甚至想不起风泽尘的脸庞来了,那份痛也在平静里消失了,如今,除了楚云霄如同兄长般的关心之外,冷墨卫却是来的最多的人,三年不曾有过丝毫的改变。
地上有着厚厚的积雪,韩夜突然抽回冷墨卫握住的手,如同没有看见他深邃目光里一闪而过的失落,快步的走了几步,忽然回头,阳光之下,笑靥璀璨,“冷墨卫,我们成亲吧。”
大雪皑皑之下,一道黑色的身影僵直在雪地里,许久许久之后,当他终于回过神来时,高热让冷墨卫只感觉眼前一黑,轰的一身倒地昏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