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部,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对方,李惜观真的觉得温常年身上有一种无众不同的气味,让他想要一闻再闻,永远也难以忘怀。
「小予,他只是没有安全感。」
「小予?」,李惜观单眼挑眉。
顺著李惜观的手势坐到书架旁的小沙发上,温常年笑了出来,看来不只秦予遇上李惜观会变的孩子气,李惜观也受影响。
「你要我在你面前喊秦予哥?」
「千万不要。」
「那就不要一脸阴阳怪气。」,温常年笑著转向茶几,拿了一杯咖啡递给李惜观,「小予,他为了我们放下了澳洲的农场,又怀著我们的孩子。」
李惜观接过咖啡喝了一口,「那你知道我做了什麽吗?」
温常年收了笑容低下头,「我知道,而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
「年年,你好不公平。」
李惜观用食指挑起温常年的下巴,强迫他面对著自己。
「为什麽秦予做的就是牺牲?而我做的就是不应该?」
温常年看著窗外几秒,接著收回目光回望著李惜观,「因为小予从来不会提醒我他为我做了多少,他只会耍赖撒娇;因为小予没有结婚,没有等著他生继承人的家族;因为我跟小予在一起不会伤害谁。」
「我说过跟谢素媛从来没有同床过,她当初跟我结婚也是被逼的,说不定她比我还想离婚,年年,我不是坏人,为什麽你那麽相信秦予却不能对我有一点信任呢?我说要带素媛亲自来跟你解释是你拒绝的,为什麽?」
「你能叫他素媛就代表你们相处的不错。」
温常年这句话一出口,李惜观马上就露出愤怒又悲伤的表情,用著不敢相信和饱含伤痛的声音叫了一句「年年。」
温常年用手掩住了李惜观的嘴,摇了摇头,接著说:「我不是不信你,而是,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过正常的日子。」
李惜观皱眉抓下温常年的手,紧握在手中,盯著温常年的眼。
「什麽叫正常的日子?」
温常年抽回手,无意识的摇摇头说:「李惜观,你不要这样,你明知道我什麽意思。」
李惜观强硬的把人拉入怀里,紧紧抱著温常年,不让他有一丝挣脱的可能,用下巴抵著温常年的额头,「娶个老婆,生个孩子,我已经有了啊,年年,如果你不想当老婆没关系,那我当你的老婆,如果你以後不想当下面那个,就我来当,你要,我也可以从夫姓,只要你开口,我明天就把姓名改成温李惜观,我的名片就印,越成集团总裁 温李惜观,你说好不好?」
温常年想要抬头说话,但被李惜观抱的更紧,不让他有一点动作。
「年年,我从出生开始就只喜欢男人,对著女人我不能,也不行,你叫我去跟素媛过日子,这样不是害了她吗?我知道,我知道当初为了并购案,为了争取越成集团,我跟素缓结婚的事伤害了你,我也知道,那时我明知道有人在伤害你却袖手旁观形同共犯,但是年年,那时我不得不那麽做,那时我力量太小,我不够强大可以撑下一切,所以,我只能忍,只能等,但是现在我可以了,我够强大到可以撑下一切了,你相信我好不好?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李惜观,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我没有资格了,我已经跟秦予在一起了。」
听到这里,李惜观笑了,他松开对温常年的箝制,忍不住吻了温常年,又亲亲温常年的额头。
「傻年年,什麽叫你没有资格?我跟秦予睡过的人可能是你的十倍,不,说不定是百倍,又不是小处女,说什麽有没有资格的?我们三个人里,就你最有资格了,我加秦予才两个人,一只手的数都没用完呐。」
「所以你是希望我至少把一只手的数用完吗?」
温常年露出了笑,既然他放不开手,既然李惜观说不介意,那他也不再纠结,滥情也罢,渣男也好,反正日子是他们三个人在过,只要当事者都是心甘情愿,其它人要说什麽就让他们去说去,温常年选择相信李惜观,相信秦予这一次。
李惜观狠狠吻了温常年好一阵子,把自己埋进温常年的肩窝里,闷闷的说:「千万不要,一个秦予就够我头疼了。」
☆、番外五
「小年,快,脱衣服。」
温常年一手抵住秦予的身体,一手努力的抓住自己的衬衫,不想被扒光。
「哥,别这样,你才生完孩子。」
「屁,那小衰人已经出来七天了。」
「啊…哥…你不能…不能起身,小心伤口。」
秦予居然隔著衣服咬上他的乳投,用牙齿前後龇咬,力道大到温常年不敢轻易动作。
「好甜啊小年,真是便宜那个小衰人了。」
温常年难堪的别开脸,哀求著秦予,「哥,求你了,你腹部的伤口要休息四十天。」
「屁,你当我剖腹产做月子啊?」
秦予含著乳投说,说的不清不楚,弄的温常年绷直了腿。
「你是剖腹产啊。」
这句话温常年只敢在心底想想,不敢说出口,他能预期一旦说出来秦予会炸毛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说不定真的会把伤口弄裂了也不肯罢手。
「哥,你小心,只要你躺著,你想怎麽样我都配合你。」
其实秦予也觉得下腹那里挺痛,从里层痛到皮肤表层都在痛,念书时秦予看书里说过剖腹产要切开七层,划开皮肤,进入皮下组织脂肪层,层层切开,再将筋膜及白线剪开,剥开腹直肌,打开腹膜,剪开子宫浆膜层,将子宫肌肉层切开,拿出胎儿,那时秦予就觉得有点发麻,真是千算万算没想到,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亲身体验了剖腹产。
还是帮李惜观生孩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