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子,让我干你!!”
常在涩情场所混的人都知道,龙家二少龙啸行喜欢被人虐待,但却绝不允许对方碰自己後面,所以每次当他被虐待得情欲高涨时都是要求对方张开双腿让自己ca干来发泄自己的欲火。以往被龙啸行选中的人都因为畏惧他的权势而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只要他一个命令便会心甘情愿地趴在地上让他ca。 然而这次,龙啸行眼看著陈永仁在割断他胯间的绳子後竟从道具中挑了一个阳巨型的电击器出来,顿时怒不可抑。
“我说放开我!你听不懂是吗?”冷冷地瞪著回到自己身边的陈永仁,龙啸行压低声音,充满威势的神色就彷佛是瞬间换了一个人。
但这种震慑常人的方法对陈永仁却毫无效果:“我说过了,就算你喊‘救命’我也不会停。”陈永仁依旧一脸轻蔑的冷笑,根本没有把龙啸行的怒气放在眼里:“你既然这麽喜欢痛,我想这个一定很适合你。”
转到龙啸行的身後,陈永仁把电击器抵在了他两个山丘间刚被绳结撑得微微绽开的入口处。
龙啸行愤怒地挣扎,整个倒a型木架都被他摇得吱嘎作响仿佛随时都会散倒:“你!你他妈的敢!!”
陈永仁被他骂得有些火起,强扣住他健壮的腰後,抓著连润滑油都没有沾过的电击器就直接塞进了他紧紧闭合的秘穴。
“啊!!!!!”撕裂身体的剧痛让龙啸行发出了猛兽受伤般的吼声,高高仰起线条刚毅的面孔,龙啸行双手握拳紧抠著自己的手心,披散的黑色长发就像潮水般地起伏不定。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疼痛从被撑破的后xu扩散到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龙啸行尽力吸气却怎样也不能阻止那剧痛的蔓延。
渐渐模糊的视线与失去作用的听觉让龙啸行慢慢陷入了一片无意识的空朦,然而正当他以为自己可以就此解脱之际,一股过电的痛麻突然在他敏感的花心处炸开,他还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被随之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剧烈快感所吞没。
“啊哈~~快~~啊哈~~让我射!!让我射!!!”不仅是阴囊,就连膀胱都在这巨大的刺激中满满地鼓了起来,荫.经顶端的蜡封已经因为尿道内的液压而有了松动的迹象,而荫.经上的血脉更像一条条粗壮的青龙般硬硬地凸了起来。
龙啸行的俊脸憋得青白,大腿肌肉不停抽筋似的抖动。陈永仁犹豫了一下,伸手稍微在龙啸行的铃口处刮了刮一道珍珠白的浊液便浑著黄色的尿液一起喷sh了出来。
龙啸行的身寸.米青刚一开始,陈永仁就拔出他身後的电击器然後把自己坚硬的分身戳进了龙啸行不断收缩的肉xu。高ch中的龙啸行没办法分心去阻止陈永仁的举动,只能一边低吼著一边将正在跳动收缩的xi器挺到陈永仁的手中,让他替自己挤出更多的沈积……
好不容易从高ch的余韵中清醒後,龙啸行陡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陈永仁移到了床上。腰身被高高抬起的姿势让他能够清楚地看到陈永仁硬挺的男根不断在自己的双腿间插ji抽出。不能忍受的屈辱感让他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但与此同时一种陌生而熟悉感觉突然在他的心里蔓开,让他在惊诧之余彻底忘记了反抗。
陈永仁见龙啸行醒来,二话不说便从身旁拣起一根皮带利落地扣上了他的脖子。皮带收得很紧,几乎勒进了龙啸行的皮肉。这样的系法就算是平时都很难保证正常的呼吸,更不要说在这麽激情胶合的时刻。气管被压著,龙啸行的脸色很快变青,但他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只是用一种汇聚了太多复杂感情的深沈眼神死死地盯著陈永仁。
越插越快的陈永仁突然伸手向下握住了龙啸行挺立摇晃的荫.经合著节奏来回套弄,龙啸行的身子一颤,滚烫的后xu顿时更加紧密地缠上了陈永仁的肉木奉。
身体的快感越是强烈,龙啸行就越是喘不过气来。他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在高ch时自己一定会窒息而死,然而他心里却并不觉得恐惧。或许是实在厌倦了自己身上太过沈重的背负,当龙啸行因为缺氧而神智渐失时,他竟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
“默……”暗暗在心中默念著这个烙印在血肉中的名字,体内敏感被不断地撞击捣弄让龙啸行再次感受到了身下快要被胀爆般的饱满感。龙啸行下意识地用不断ji挛的肠臂夹紧肚子里坚硬的硕大,眼前早已是一片白光闪烁。
“呼…我干死你!”抓著龙啸行大腿的陈永仁已经双眼发红,巨大的凶器每次抽出时都会带出漫天飞溅的yi液。
最後一次被陈永仁捏到胀圆如球的囊袋时,龙啸行终於又一次被推上了彩光四射的极乐颠峰。死命夹著正戳在敏感上的ro棍,龙啸行浑身肌肉绷紧如石,跳动的荫.经就像开闸的高压水枪般不断将又白又浓的米青.液射向半空。
被龙啸行後庭中sh热的媚肉狠狠绞住,陈永仁也忍不住把自己的灼热射进了龙啸行的肚子。从高ch开始时就已经彻底不能呼吸的龙啸行只觉得肠道里一烫,整个人便轻飘飘地往高处飞去……
就在龙啸行快要因为缺氧而休克之时,倒趴在他身上的陈永仁突然“啪”的一声解开了皮带扣,然後不管不顾地倒在剧烈咳喘的龙啸行身旁昏昏睡去。而经历过两次高ch消耗了太多体力的龙啸行也已经几近虚脱,所以在呼吸平顺後他还来不及想些什麽便迅速坠入了黑甜的深渊……
───────────────────────────────────────
陈永仁醒来时,窗外的天色还没有亮。陈永仁在浴室里简单地洗了一个澡,出来後见龙啸行还睡著便捡起自己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准备离开。然而当他从床边走过时,躺在床上的龙啸行突然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默……再陪我睡一会儿……”
陈永仁不能确定龙啸行口中的默是不是‘流光’的前主人也没有任何兴趣去探究这个默和龙二少究竟是何关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只有自己的故事太过平淡人才会想要从别人的故事寻求新鲜和刺激,而他,早已是一个拥有了太多复杂故事的人。
面无表情地从龙啸行手中抽出衣角,陈永仁快步穿过房间走向反锁的房门。扭开门锁的时候,房间里传出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但陈永仁没有回头,径自大步离开了房间。
“能不能让我陪著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回去的路有些黑暗……担心让你一个人走……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如果这样说不出口……就把遗憾放在心中……”仅余了几人的大厅里,悠悠地回荡著又一首陈永仁忘记了名字的老歌。陈永仁站在大厅的门口看著天际隐隐露出的一丝曙光,心中竟莫名地涌起了一丝不安。
“一个人在黑暗里活得太久,就会忘记了在阳光下应该怎样生活。”这句话是一个做了十五年卧底的前辈在再次申请了卧底任务後对陈永仁说的,後来那个前辈在陈永仁的面前,被人砍去了双手双脚,连个全尸都没捞到。
从那以後,陈永仁再也没有梦到过自己完成任务後回到警队里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警察。
刺骨的寒风突然从敞开的门口扑进来刺通了陈永仁温热的肌肤,陈永仁一个激灵,突然记起了自己现在还活著,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於是,他只能伸手拉高自己的衣领,然後冒著凛冽的寒风慢慢朝著前方浓稠的黑暗中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