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水花溅到沈瑾衍的脸上,他立即回神,快步来到池塘边,可是只见水面荡漾着一圈圈的的涟漪,然而却没了沐晨悠的身影。
沈瑾衍来不及多想什么,纵身一跃跳进了池塘里。
五月,天气热了不少,可是湖水还是那么的冰凉,沐晨悠想要划动手臂游出水面,可是身体却仿佛千斤重,水下仿佛有双巨手将她大力的往水底下拖拽,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直直的往水底沉去。
四周都是水压迫着,越是往水下沉去,身体越是难受,窒息的感觉让她非常难受,御花园的水池有这么深吗?
沐晨悠双眼紧闭着,双手向上伸着,费力的挣扎着,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还不想死,她还不能死。
巡逻的侍卫们听到御花园里的动静连忙跑了过来,只见到沈瑾衍纵身往水里跳进去,他们想要阻止却也是来不及阻止了。
“皇上,您怎么了?可是要找什么东西?属下们帮您找,您快上来。”巡逻的小队长大声喊道。
沈瑾衍没有回答,一门心思的潜入了水里寻找沐晨悠的身影,明明刚刚还在这里,怎么会没了影踪?御花园的池塘并不是很深,尤其是靠岸,不及人高。
沐晨悠渐渐的没了力气,本来还闭着气,不然自己呛水,可是渐渐的憋不住气了,嘴角吐出几个水泡,原来溺水的人是这么的难受……果然她并不是个幸运的人,虽然逃过一劫,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放任她这一个已死的灵魂钻了空子活在这人世间。
罢了,人还是要信命的,阎王要你三更死,哪会留你到五更,这些日子她已经是偷活了……
沈瑾衍见着沐晨悠飘荡在湖底,衣裙飘荡着,素白的手无力的在水中垂着,一串串的水泡从她的口鼻吐出,心中一骇,立即游了过去,抓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身边一拉,然而并没有拉动。
手被抓住的瞬间,沐晨悠还是有些知觉的,眼皮眨动了两下,可是水下的她睁不开眼睛来,她已经完全憋不住气来,呛水和窒息的感觉更加的压迫着她,是谁来救她了吗?
最后一点求生的本能让她用尽了力气奋力挣扎了一下,而这时嘴上突然一软,一口气顿时渡入她的口中,那触感稍纵即逝。
沈瑾衍将沐晨悠单手揽着臂弯,单手划动着,一个上潜,跃出了水面,手臂弯里人软软的沉沉的瘫软着。
巡逻的小队见着沈瑾衍从水里捞出个人,满目惊诧,立即下水要去帮忙,可是就在要靠近的时候被沈瑾衍瞪了一眼,他们不明所以,只是不敢再前进一分了。
沈瑾衍抱着沐晨悠上了岸,怀里的人儿一动不动,他连忙将她放在地上,拨开附在她脸上的头发,拍了拍她的脸,唤道:“沐晨悠?沐晨悠!”
陆续爬上岸来的侍卫们这才看清了沈瑾衍怀里的人是谁,原来是皇后娘娘!娘娘怎么会落了水?
沈瑾衍见沐晨悠仍然是没有反应,摸了摸颈脉,仍然有气息,一掌贴在她的背后,运气施力,片刻沐晨悠接连吐出几口水来,可是人却是没有醒来,人软绵绵的瘫倒在他的臂弯里。
“传御医去飞凰宫。”沈瑾衍立即抱起沐晨悠,一边喊道,话音才落,人已经施展轻功离开。
侍卫们只感觉一阵风从面前瞟过,一个愣神连忙去找御医的找御医,通报的通报,一时间宫中气氛紧张起来。
湘涟几人看着沈瑾衍抱着沐晨悠进来,两个人都湿漉漉的滴着水,吓了一大跳。
沈瑾衍抱着沐晨悠径直往她的寝宫里走去,几人都察觉到不妙,湘涟立即让人去通知刘公公,去请御医过来,又让人去通知厨房准备姜茶,飞凰宫里立时忙乱了起来。
“皇上,娘娘这是……”湘涟看着沈瑾衍将昏迷的沐晨悠放在床上,话音才出口就被沈瑾衍给出声打断了。
“御医一会儿就到,你帮皇后娘娘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沈瑾衍急声道。
沈瑾衍的心里是懊恼又纠结的,如果不是他的那一会儿迟疑,也许他就抓到了她的手,抓住了她,她就不会掉到水里去,现在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怎么忘记了,沐晨悠她不会游泳,因为小时候落过水的缘故,所以她极其的畏水,但是她现在又不是她,为什么还会这样?
湘涟上前想要给沐晨悠换衣服,可是抬头看了沈瑾衍一眼,见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她眸子低了低,皇上在这里她给皇后娘娘没关系的吧?只是依娘娘现在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做的吧?
略做犹豫,湘涟立即招呼清荷过来帮忙,开始动手脱沐晨悠身上的湿衣服,娘娘到时候要怪她也没办法,事急从权,她一个小奴婢不敢顶撞皇上。
湘涟的动作快而麻利,三两下就将沐晨悠身上的外衣给解了开来,露出绣着粉莲的肚兜来,那一根细细的带子绕在脖间,高耸的洁白让他眸子顿时一缩,立即背转了身去,他的耳根已经红了,听着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脸上血气上涌。
湘涟将沐晨悠身上的湿衣服全部脱了下来,接过清荷递过来的干毛巾给沐晨悠擦拭身体,然后要给沐晨悠换上干净的衣服,还要换掉床上脏了的床单,这下她和清荷有点为难了,想要让小真子和小荣子一起进来帮忙,但是这才发现寝室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了起来。
湘涟和清荷两人互看了一眼,示意先给沐晨悠穿上干衣服,这时候寝宫的房门被敲响。
“皇上,御医已经到了,奴才给您带了干净衣服,您先将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别冻坏了身体。”刘公公关切的声音在房门外传来,飞凰宫内并没有皇上的衣服,这一点他很清楚,所以听说皇上和皇后娘娘落了水,他就立即带上了干衣服过来。
他虽然惊骇于皇上皇后双双落水的事,但是皇上对皇后的态度转变他是看在眼里的,坐到他这个位置如果连皇上的心思都不能揣测的话,他的脑袋都不知道掉了多少回了。
沈瑾衍回头看了一眼,恰见清荷扶着沐晨悠坐起,而湘涟在给她穿着里衣,他连忙撇过眼去,“你们给皇后欢好衣服,就赶紧让御医看诊。”
“是,奴婢明白。”湘涟和清荷应声道。
沈瑾衍迅速走到门边,半掩着门走了出去。
“湘涟姐姐,皇上还是担心很担心娘娘的呢……”清荷小声的说道,皇上那担心的表情她都看得清楚。
湘涟白了她一眼,“这是你能管的吗?赶紧帮娘娘把衣服换好,让御医进来给娘娘看病,怎么好端端的出去,才多大会儿就这样回来了。”
湘涟忧心的说道,后面的话音越来越小,几乎都听不到,太子殿下呢?看起来并不像是遇到了刺客?
沐晨悠昏昏沉沉的醒来,口鼻喉咙超级难受,接连咳嗽了好几声也没好转那种难受的感觉,尤其是鼻酸的很,她知道这是呛水的后遗症。
“娘娘……”湘涟上前来,沐晨悠扶着床框摇了摇手,这种谁都帮不了她,万幸的是她还活着。
“母后,您没事了吧?”听到声音的沈允梵站在门外轻声问道,昨天要是他执意送母后回来就不会让母后发生这种事情了。
听到沈允梵的声音,沐晨悠惊诧了一下,吸了吸鼻子往外一瞅,看到了沈允梵,立即就是展颜一笑,“没事,你怎么过来了?”
只要还活着,这点事算什么事,可是落水后的事真的是有着说不清的诡异的,她明明会游泳的,可是为什么落水之后会一直往下沉?她连在水面挣扎一下都做不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把她往水里拖似的。
“娘娘,太子殿下在外面等了很久了,您可算是醒了,吓死大家了。”湘涟关怀的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