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想,让原本的井型设计更加完美他让每个堆砌石头的人念句这句话,否则会遭横死。于是,这个建筑就别具一格了。其实,那句话根本不会有那么大的魔力使人横死,不过只有这样才会保证每个石块都充满了爱意。那是设计师用一种特殊的古老语言思念妻子的爱语。传说,只要朝着窗口投射进的阳光,并有情物做见证的情况下读出来,那么她(他)的爱情就会长长久久,直到永恒!”舞倩阳幸福的笑脸使可爱的酒窝若隐若现。
“你知道我要送你东西?”她不会有预言功能吧?
“没有,我只是恰巧听到这个传说,并有幸读懂了里面的涵义。那时只是心血来潮感受一下那种气氛,没想到你正好在那时——”赧然地终止。两人都心知肚明。
“我是情不自禁,违反了家族规定。这项链其实必须一直跟随我才可以,从父亲为我亲手戴上那刻起没有离身过。但那时我冲动地将我交给了你。”深情款款地道出家族的禁忌。
“如果离身怎么办?”舞倩阳预感肯定不妙。
“会有大劫。除非,那个女人真的爱他!真的视它为挚爱才可化解。很玄对不对?”玩味地笑笑。
“我相信。有些东西是科学根本解决不了的,所以我有时会信些子虚乌有的东东。”
“看来你真的爱我,否则我这几年来除了心痛外怎么没有遇到过劫数。”难道真的存在些解释不清的灵异?
“对了,那时你记得我说万神殿里很压抑吗?那是因为我念出后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和催眠一样。我就拉你快速离开了。后来,我才得到原因,那是种应验的效应。”舞倩阳企图忽悠过去。
“那只是传说。”蕻翔哲下结论。
“我也这么认为。我只是拿来随便说说,呵呵——”传说就是传说。她可能是心理作用,于是把那跟他们联系起来了。总之,他们现在很幸福就好了。“我要不要把项链给你?”
“不用,现在开始我们不会分开,所以我们谁戴都一样。”看出了舞倩阳对他的担心,“我讨厌身上佩带东西,这份责任就交给你了,我乐得轻松。”
“哦,原来如此!还真会欺负我呢!”用手捶打着蕻翔哲的胸口。
“你错了,我才舍不得那你开刀呢。要开也是拿几个小鬼,不但骗到我的资助,还想看老爸出洋相。以为我看不出来?太小看他老爸的能耐了吧?有招尽管来,我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看谁厉害?!”激赏和抱怨共存,小鬼太难养了!特别是这么天才能找事儿添乱的小鬼。
“还是我功力最强。”舞倩阳沾沾自喜。
“你说什么?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也有份吧?嗯?!”半眯着威胁地幽深眸子。
“对啊!虽然我担心你多点,但我还是好奇爸爸会怎么整治你。”很不知死活地如实招供。
“你死定了!”说着把舞倩阳扑倒在床上。“你现在有保持沉默的权利,最好想想怎么讨好我吧。”狡黠地气流拂过舞倩阳敏感的耳根,蛊惑着舞倩阳体内骚动的神经。
今晚,她不会好过了。这是她清醒前唯一的意识。
果然,第二天,小鬼们把他们的干妈郝晓露找来了。正好休假的郝晓露气势汹汹、风风火火地杀到舞家来兴师问罪。来帮舞倩阳讨七年前的情债。
“晓露,你来了?”舞倩阳还没忘记当年郝晓露信誓坦坦地要把那偷吃她的男人碎尸万段,现在见了蕻翔哲会不会真的实现当时的诺言?她真怕好友的不可遏制的愤怒。
但她又错了。怎么世界老是跟她的想法完全反着来?事情走样了!她该哭还是该笑?
“干儿子、干女儿,你们可恶的花心爹地呢?我今天非得教训这个该死的——”正义愤填膺、口水四溅地表示姐妹情深,突然被一个极富磁性的男人打断。
“请问小姐你要找的人是我吗?”蕻翔哲正好听到他们的对话。想必这就是舞倩阳嘴里的刀子嘴豆腐心的好友郝晓露。
“你——这个王——”转过身想当面骂这个让倩阳吃尽苦头的混蛋。
“继续——我继续受教。”蕻翔哲鼓励瞬间不知为何立即噤声的泼妇似的女人。
“啊——哦——呵呵——”男人婆突然不知所措,傻傻地盯着蕻翔哲看。“王子,这么漂亮!”小声地嘀咕
原来,‘王八蛋’也能变‘王子’?!
“郝晓露,郝小姐?”像木偶被钉住似的郝晓露表情真是有趣。
“晓露干妈,你不是说要帮妈咪报酬雪恨吗?怎么挂掉了?”
“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尴尬的问题。
“不会被我爹地的外表给迷住了吧?”
心虚脸红,证据确凿。这么帅气的男人可以原谅,这是她现在的结论。
“喂,干妈,你可是不会犯花痴的哦,这是你说的。”
“我、我哪有?”
“眼睛里已经可以看到桃花了哦!”还死不承认!非揭穿她虚伪的假象不可,谁让她大事不成反而拜倒在他们爹地的裤管下!
“才没呢!少胡说!”捂住眼睛抵死不认。虽然有那么点点心动啦。她就纳闷啊,怎么有这么俊逸刚毅并存的男人呢?害她失控被笑!
“晓露,还不过来吃水果。有你最爱吃的榴莲哦。”用食物诱惑最管用了。
“哇——还是你最爱我了。”得到天助似的,转移话题。
“她最爱我!”四个人的力量加起来可能震死人的!
于是,出现了滑稽的大眼瞪小眼的局面。不过,占下风的是大的没错啦。毕竟,一个对三个可不是人干的事儿!
这时的三个小鬼可是坚持“攘内必先安外”的铁血政策。
“你们都闭嘴!”这种情况下,最头疼的是她这个决策者。如果他们的不出结果,那么会让当事人来做裁判的。
“是我!”
“是我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