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的绵羊啊!那无辜得像天使一样纯洁的绵羊肯定不是故意靠在她胸口的,看,好可爱的抱枕啊!恩!好想抱回家啊!——
行动远比心动来得快的她,在她反应过来后,他们就已经在一家冰激淋店了!可是——为什么?她却不记得自己怎么去的?尹娜看着对面那个笑得好可爱好无辜的绵羊,魔女的心软了,绵羊是绝对不会骗人的!——那就是她小魔女尹娜第一次栽跟斗的血泪史,她被绵羊不知不觉骗了!哭笑不得地看着满桌的冰激淋蛋糕,再看看那个一直用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她的小绵羊,她又怎么忍心呢?
一次的不忍心就会又第二次不忍心的开始。那天,她就这么看着那头绵羊嘴里嘟囔着,“姐姐,好香!好香哦!”然后,一团绵羊就这么赖在她怀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会周公去了。
可怜的她被周围的人盯得浑身泛疙瘩,她怎么扯也扯不下来那只绵羊,她吼,可是,人家只是咕噜一声,埋得更深了。她打,下不了手啊,那么可爱的小绵羊。
她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曾经练过空手道呢?
尹娜拖着那团还在睡得昏天暗地的绵羊,和那些被若尘称之为“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钱”的家伙们大眼瞪小眼。为首的老大刚想伸出魔掌,就被另一只手反射性地紧紧扣住。她低头一看,那只睡得快死了的小绵羊,竟然变成了大号的绵羊,原来,站直他,竟比她还高挑呢,真的好帅啊,真是宜攻宜受的极品啊!(不安分的尹娜又开始了她华丽丽的幻想——就在这时,)绵羊打着呵欠,好可爱的揉揉双眼,“姐姐,你的脸怎么变色了啊!”
她迅速拉过绵羊,补上一记快腿,踢得那偷袭的死猪是一连三个后滚翻,最后,成死猪状滩在地上。不是说男人都会英雄救美的吗?为什么她和绵羊却是绵羊靠着墙接着睡,而她这个大美女却是打得死去活来呢?
直到结婚后,她问那只绵羊,你猜他怎么说,他当时就知道美女姐姐很能打,这么费力气又费时间的事情,还不如睡觉额!
你们听听!这是一个男人说得话吗?想她尹娜竟然会傻傻地被人当成打手。
几个星期后,她悠闲地坐在一家西餐厅里,桌子上放得是刚点的提拉米苏,当时的她正沉浸在若尘和迹部早上的激吻的华丽丽幻想中,突然隔壁一桌,啪的一声,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像周围的人一样,转过头,这一看,竟然看到了那只可爱的小绵羊,竟然被人甩了一巴掌,那白皙可爱的脸上触目惊心地留下了一个红手印,打他的竟然是一个中年男,充满恶趣的尹娜脑海里,马上幻想出一副小受被的凄惨场面,可是一想不对啊,那是小绵羊啊!可爱又纯洁的笑抱枕啊!
冲动的尹娜,带着满身正义感,优雅地踩着那双高跟鞋,风情万种地挽上绵羊的手臂,说出了以后被若尘嘲笑死的话,“这位大叔,虽说打是情骂是爱,但你看看,都肿了,看得出您很爱他,可也不用那么大力气啊!”
然后 ,她尹娜为了救绵羊出火盆,连女朋友的身份都说了,可是接下来的反应却是连她都没想到,那位大叔,竟然一副喜上眉头的模样。还激动地拉过她的手问年龄,还说什么年龄大些才好照顾他家慈郎,又问了她的工作,年薪,她虽心里有疑惑,但还是如是说自己是安德斯集团总经理秘书。那位大叔说得更奇怪了,说什么这样才好养活慈郎。
又问了好几遍真的是绵羊的女朋友,她虽有疑问,但还是点头,毕竟这只绵羊绝对不能落入那越来越诡异的中年大叔手里。然后,那大叔还很满意地点点头,还很体贴地将自己拉到绵羊身旁,离开前说的话,却让尹娜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慈郎啊,那你和你女朋友好好约会哦,爸爸就不怪你拒绝家里的婚事了。”
——慈郎,他!
——爸爸,他,中年大叔!
——女朋友,我?!
尹娜第一次觉得若尘说的没错,自己的性子真得改改了,太冲动了!可不可以当她没出现过啊!可不可以当她没说过啊!可是,那团自动爬进她怀里的绵羊,自动整着她美腿睡着的可爱天使似乎早已凭着那单纯的生物直觉认定了她。
她尹娜,曾几何时被人那么一点都不设防的信任过了?曾几何时被人如此依赖过了?又曾几何时被人如此吃着豆腐却没有丁点反感了?
他们——
她在办公室工作,他在沙发上睡觉;
他去学校上学了,她却时不时闪神;
她去外地出差了,他一星期黑眼圈;
他睡过头了,她会温柔地叫醒他;她要熬夜了,他会揪着她的一角拉她睡;
她讨厌厨房,却为了他用心去学甜点;他讨厌办公室,却为了她呆在那里;
她很聪明,他也不笨;
他用最纯净的一面慢慢地走进她的生活,她不知道,从第一眼看到她,第一次砸中她,第一次抱着她,他就决定赖上她,认定她的他,又怎么会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呢?
她慢慢地习惯有他的生活,她的生活里多了一个人,她知道他喜欢软软的抱枕,所以她的办公室里总是有很多软软的抱枕;她知道他喜欢点心,但是他的胃其实并不好,所以她总是收起冰箱里的大部分点心,只留下几个;慢慢地,她喜欢上了怀里多出的那团他……
他和她眷恋上了彼此的温暖;
她对他的包容,他对她的信任;
他们
相爱了……
她爱上他,可她看到街上美型男还是会两眼放光;他爱上她,可他还会盯着街上拎着美食的美女姐姐。
可是,她的工作时间少了,因为她不忍心看他眼底的阴影;他的甜点少了,因为他不想看到她担心的眼神……
后来,
他们结婚了,却是被慈郎的父亲和外祖母绑上婚礼的,尹娜和慈郎的婚礼在若尘迹部的婚礼之后,在若尘笑得花枝乱颤和迹部笑得倾国倾城下,一场盛大的中国古代婚礼在安德斯堡举行。
胸前绑着大红花球,下面骑的是白马,身后是一干伴郎,从拿着唢呐的亮,握着萧的凤,抱着马头琴的桦地,敲着花鼓的岳人和丸井,弹着古筝的不二和幸村,敲着敲着锣的真田……
一曲旷世奇曲在安德斯城堡响起,据说婚后,安德斯家的佣人发现马场的马,厨房的鸡,羊,牛等全都口吐白沫——
而婚礼上的慈郎竟然奇迹般地睁开看熬完了全程,可是却也是很搞笑地在他的洞房花烛夜呼呼大睡。一身凤冠霞帔的尹娜在忍受不了疲惫后,终于也歪头大睡。前来闹洞房的若尘一干人等,只得摇头叹气地离开,不过,照片之类的纪念物却是人人手里都有啊!
几年后,小魔女和绵羊夫妻在某节目上的采访片段。
主持人问:你们是怎么认识对方的?
小魔女: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被天上掉下的小绵羊砸中。
绵羊:娜娜,不对,好像是你被我最欢的提拉米苏砸中的,我将你拉起,却被你压扁了。
主持人问:觉得对方最可爱表情的时候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