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轩*图南春梦番外脑洞cp,能接受再买,想看(3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哗啦!”一声水响,图南吓一大跳,她“啊!”了一声,对上萧玦已经变成了金色蛇瞳的眼睛,他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图南冷静下来,被抓包了还振振有词:“放开,你捏得我手腕疼。”
萧玦:“急什么,等下就不只是手腕疼了。”
图南想起上次的经历,瞬间菊花一紧:“能……能轻点儿吗?”
萧玦从水里站起,清水顺着他全身的肌肉线条淌下,他全裸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图南的视线下,修长的腿,劲瘦的腰,最要命的是那两腿之间的……图南咽喉滚动,咽口水的声音清晰无比。
萧玦低头闻她的侧颈,声音沙哑:“好孩子……想要,就努力得到它。”
图南酥了半边身子,声如蚊呐:“萧……萧总……”
萧玦跨出浴缸,扛起胆敢犯上的小东西,朝“红房子”走去。
门锁打开,上次在这里发生的一幕幕涌上脑海,图南脸颊发烫,在这里,她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3,那种极致的快乐,食髓知味。她虽然刚认识这群大妖不到两个月,但身体早已被养刁了,过去的性事如同上辈子的事一样异常模糊,而这几个男人,却占据了她越来越多的记忆,从身体,到脑海,都被他们一次次地,霸道地,野蛮地,烙上印记……
胡思乱想间,萧玦把她放在了地上,转身给自己倒了杯冰好的红酒,说道:“脱。”
图南十分不适应萧玦的路子,但又隐秘地觉得兴奋,她磨蹭了一会儿,扯开腰带,丝滑的布料很好脱,刚刚沐浴过的柔软女体显露出来,在红房子暧昧的灯光映照下,粉润可人。
萧玦回头,看她听话,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走到一边,拉开衣柜,问道:“想要什么?”
图南眼花缭乱,伸出手指,颤抖道:“警……警察。”
萧玦扣上警帽,戴上一双纯黑的皮手套,警察的制服被他一件件穿在身上,包裹住了那让人窒息的裸体,却更加情色,图南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在萧玦拿起一双晶亮的手铐的时候,她腿脚发软,心想这该不会是真家伙吧?
萧玦最后给自己戴上了一副飞行员墨镜,显得他下颌更加完美,他转过身来,说道:“我早知道你喜欢这个,不是吗?”
图南点点头,又摇摇头,半晌喃喃:“我……我不知道……”
萧玦手劲儿很大,粗暴地钳住了她,把裸体的女人上半身按在了桌子上,图南手臂被别到身后,筋骨酸麻,虽然知道萧玦不会真的伤害她,但还是紧张刺激地浑身发抖。
萧玦一只手制住她,一只手抖了抖手铐:“超速酒驾,该怎么处罚,嗯?”
从他的角度,女孩儿两只白兔在身前被压扁,香甜的乳肉从侧面溢出,她长发微湿,皮肤粉红,小脸侧过来,那表情简直就像在邀请:“听您处置……sir”
萧玦平静的心跳没由来地加快了半分,他一巴掌落在图南圆润的屁股上,掌掴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里清晰又淫荡,皮手套粗粝的质感划过光裸的皮肤,热辣辣的。
图南忍者没叫,只是隐忍地“嗯~”了一声,但这更加催人情动,萧玦用手铐拷住图南背在身后的双手,“咔,咔!”落了锁。
图南应景的挣了一下,手铐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红房子里的气氛如同超速行驶的列车,失了控。萧玦戴着墨镜,图南看不见他的眼神,但能感受到他的手劲儿又大了几分,萧玦抬起她的一条大腿,弯折到桌面上,艳红的小逼颤抖着露了出来,轻轻吐出一包淫水,弥散出浓郁的甜香。
图南逼口一凉,她嘤咛一声,感觉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滑了进去,是一个金属小圆球,接着是另一个,她红着眼眶看萧玦,眼神有几分控诉。
萧玦低头亲吻了她的侧脸,这个柔软的吻和坚硬的手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说:“好孩子,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萧玦再次扛起图南,把她放到了房间的一角,他坚硬的皮靴点了点地面,命令道:“跪下。”
图南抬眼,有些难以置信。
萧玦脸色一沉:“别让我说第二遍。”
他发起狠来,三岁小孩都能直接吓哭,故意沉脸,更是有种难以言喻的威慑,图南鼻头一酸,到底还是跪下了,仿佛从这一刻起,她才真正融入这个红房子,短暂地成为萧玦的所属物。
萧玦转身端起红酒,坐在了房间另一头的沙发上,他喝了口酒,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这召唤宠物般的动作,让图南骨子里感觉更加刺激,她尝试着,膝行向前,双手被拷在身后,发出“哗啦”的响声。柔软的长毛地毯跪行并不痛苦,但这羞辱的姿态才是真正的调教,两步之后,图南才感受到肉洞里那两颗金属球的威力,它们随着膝行的动作滑动,碰撞,摩擦,g点被刚好撞了一下,图南哼了一声,下意识地弯下腰,小穴在快感和气氛的刺激下,流出淫水,晶亮的一条线,挂在外阴上。
萧玦好整以暇地呡了口酒,看着她的反应,表情毫无波动,但下身却渐渐支起帐篷,制服裤子被顶出清晰的形状。
图南咬牙,继续前行,一步一停,她喘息着,脸颊像是着了火,在萧玦赤裸裸的视线下,淫液不断泌出,滴在昂贵的地毯上,留下一路湿哒哒的痕迹。
在她终于爬到了萧玦跟前的时候,已经隐忍着高氵朝了一次,一双大腿颤抖,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哀怨地看了萧玦一眼,高氵朝的穴眼一张一合,崩溃地吐出两颗沉重的金属球,他们“咚,咚”砸落在地板上,发出闷响。
萧玦一把捞起她,冰凉的唇瓣,带着醇厚的酒香,吻住了她,这一吻极尽柔情,夺人心魄,图南被亲得呼吸不畅,萧玦放过了她,端起酒杯,含一口红酒,嘴对嘴喂她,猩红的酒液在两人舌尖翻搅,顶级红酒层次丰富的味道是最好的助情剂,就这样喂了好几口,图南的脸颊已经有了晕红,浑身血液循环加快,体温也上升了几分,萧玦抱着她,像是抱着一个暖炉。
瞎了,先写到这,我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周更选手,原谅我。
红房子redhe2温鼎决(n)(蜜桃成熟时)|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roцshuwц(肉書箼)祛棹┽號8246217
新御书屋—hdt99Πétシ
红房子redhe2
酒液在唇舌纠缠中溢出嘴角,顺着萧玦的下颌淌到了脖子上,图南喘息着,像个发情的小动物,跪立在沙发上,手被拷在身后,追着那淡红的液体,舔到脖子,舔过喉结,舔到锁骨中央的三角窝。
萧玦舒服地扬起脖子“嗯……”了一声,他的胸锁乳突肌利落而明显,性感地要人老命。
图南眼中满是渴望的光,萧玦顶了顶胯,肉棒几乎要把制服裤撑破,他哑着嗓子:“解开。”
图南乖顺地低下头,用牙齿费力地衔住拉锁,轻轻地拉开了。男性的味道透过布料传出,腥膻而诱惑,肉棒弹出,蛇妖狰狞的性器打在了图南脸蛋儿上,她笑了笑,清纯而迷媚,小舌勾过马眼,舔掉了上面一丝晶亮的体液。
舔罢,图南咬住下唇,似乎在回味。萧玦竖瞳眯起,将她钳在怀里,放倒在沙发上,侧卧位,从身后抬起她的一条大腿,对着湿淋淋的肉穴,猛地顶了进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