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1(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go--
o39
我最终还是没能让果多满意,就目送他失落地离去了刘洋洋目送那个背影离去,收敛起了平日的嬉皮笑脸,扭头对我发问道:“我忽然想问你,你看我们这些人,是不是觉得特别可怜啊?”
这个平日里有些懒散,也有些嘻哈的青年,此时的话语中尽是苦涩我已经懒得去揣测他内心深处到底是不是被果多那句反问触动,只能很诚实地回答道:“不,比起很多在生活艰辛中挣扎的人们,你们没啥值得可怜的”
“你们的悲哀,不过是要争,要抢,要呼风唤雨,要让无数人折服”我冷冷地说道,“这是你们的优势,也是你们的悲哀可比起那些人生惨淡的普通人,你们已经得到太多太多,没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这是我的心里话,而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心直口快,刘洋洋一时无法反驳,只能楞楞地呆了一会
“算了,说这个没意思”我摇摇头,“我现在更关心的是我跟小西之间的决斗放浪师协会这么拼命阻止我,到底是图个什么劲儿?”
我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刘洋洋听到这个疑问立刻回过神来,对我说道:“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小西虽然实力很强劲,在协会内部升迁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我觉得她可能是背后有人,这次跟你决斗突然有人叫停,可能是那位保护她的人在出力”
我挠挠头,这种上边有人的状况还真让人恼火……
我和刘洋洋在酒吧里枯坐了一上午,无所事事的感觉倒是不错可惜那些服务生领班什么的看我们的眼神都很惊恐,最终我们连午饭都没在这边吃就仓惶逃走了做为一个让人恐惧的新老板我自认长得应该不怎么吓人仔细想想,估计是自己最近在首都恶行太多化成许多传闻传到这些人耳朵里了
“真无聊啊”我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对刘洋洋说
“是啊”刘洋洋没敢多搭话,小心翼翼地接道
“找点乐子吧”我又说道
刘洋洋脸色大变正想说什么,怀里的移动电话响了
我现在听力敏感得很,不用集中神就能听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刘洋洋只跟电话喂了一声,我和他的耳畔都像响过一声炸雷一样觉得难以置信以至于刘洋洋抑制住震惊跟那边又对话了几句之后,我才从突如其来的消息中缓过神来
收起电话刘洋洋一看我脸上的表情就知道我已经听见了,只能无奈地问道:“要不要……?”
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想来想去还是叹了口气:“去吧……”
从云天之外驱车去那栋别墅花了半小时时间,这半小时里我们都很沉默我一时间不知道自己的情绪该如何调整,只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刘洋洋则脸色更加难看,既不推卸责任也不说什么抱歉的话闷着头一直开车
我们这样一路沉默到了目的地,入目所见已经是封锁好的现场周围拉起雪白的警戒线,有治安局的人围在外面跟周围住户取证更多的人则是刘家的,都聚在附近议论着每个人脸色都很沉重
真到了现场我也没时间跟人啰嗦,扯开警戒线就要往里冲一名治安局的人看我径直往里走,立刻嚷嚷着跑过来要往外拉扯我我此时哪有心情理这种人,一个闪身错开那只手,人已经进了别墅
别墅里面自然有治安局的技术人员在调查现场,看到我一个毛头小子冲进来都有些惊讶一个脸色黝黑的治安员立刻又过来要抓住我,嘴里大声喊着:“谁家的孩子,赶紧给我滚!”
我此时心中心情有点复杂听到这么一声喊反手一巴掌抽在那个治安员脸上,他整个人当时就被我抽倒
就这么一个动作已经可以判断我袭击国家执法人员,足够进去吃几个月牢饭的了
我这一动手整个屋子里的人哗然尽管技术部的人都是写软脚虾,堂堂治安局的人居然被一个小孩子给打了还是让人觉得又耻辱又窝火可惜这帮傻也不想想,如果我是一般人又怎么会一巴掌将一个明显练过一些体术的治安员抽翻?顿时又有几个年轻的扔下手中东西朝我冲过来,看那意思是好好修理修理我
我身为一个正常人,除了内心深处分裂成一个自己一个女神之外,其余方面都跟普通人无异,当然不会希望被一群傻atis修理况且早上又跟艾尼干了一架,这会正手痒又心情不好干脆一个矮身冲过去,以一记正勾拳先打翻了领头那个
随后我一脚一个,像大学生踹幼儿园小孩一样把几个想要当英雄的年轻治安员挨个踢翻在地
我这一动手,其他几个没被我踢翻的算是看明白了,我的战斗力应该比这屋里屋外的所有人加起来都强不少剩下那几个纯技术工作者立刻不废话了,而被我打翻的迄今为止没有一个还能站起来
就在大家气氛紧张之际,门口的刘洋洋已经冲进来了,大声喊道:“误会,误会!”
刘洋洋一出现,屋子里的治安员们顿时凌乱了
看到这货,想要难为我那几个立刻明白了我是谁,其中一个年级有点大的治安员马上话锋一转:“哎,是误会啊?这个算是当事人的亲属,大家不要太紧张”
被我打倒的那几个还有人不服,想要说话,刘洋洋已经一眼瞪过去:“伤亡有多少?”
这才是刘洋洋的真面目,无论平时怎么嬉皮笑脸,此时此刻的青年自有一股气势让人不敢忤逆刚才那个年长的治安员快步走到屋子当中,对着刘洋洋很恭敬行礼:“目前所知死者一共有十三人”
我颓然无力地摇摇头,知道事情终究是发生了想要挽回是一种徒然
刘洋洋板着脸继续问道:“死因呢?”
“刀伤”那个回答的治安员脸上闪过一丝恐惧,“非常可怕的手法应该不是普通人干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询问:“我能去看一下尸体吗?”
那个治安员面露难色:“这个……”
刘洋洋挥挥手:“别这样让他看看吧在外伤鉴定方面,他比你我都专业多了”
年长的治安员没说什么,远处一个年纪轻轻的治安员又没按耐住,跳着脚大声吼道:“凭什么?他算什么人?”
我瞪了那个治安员一眼,人影一闪已到了他面前一只手轻轻按在他口,怒极反笑着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个治安员看到我如鬼魅般出现自己面前,几乎是本能地想要抽自己腰间的胶棍,另一只手却被我死死钳住我瞪着这个不知道谁家的孩子,冷冷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问题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个治安员身体被我以双手控制住,全身僵硬地瞪着我眼神中全都是不忿
刘洋洋看我真怒了,赶紧跑过来拉开我:“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别这么冲动”
我知道对这些人发火没意义松开手后退两步双目赤红地瞪着刘洋洋:“你得给我个交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