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0(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go--
o39
可以说,我长这么大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交换”这种行为像是把人生的一切都明码标价,然后打包或切零出售
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简单冷酷,交换是最常见的一种社会形态譬如用金钱换青春,以时间换金钱,或是用看似诚恳的表达换取民众支持等等……但凡人与人交流,交换总免不了
就算是我,也是用自己的价值,换来了一些无足轻重的承认才能在这首都里横行无忌,没人真的用司法手段来跟我讨论我迄今为止做了多少“好公民”范畴外的坏事
说到底还是这个社会大多数人比较认同这种交换为主的交际方式,各取所需的交换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说起来人来好像从未以整体为单位努力过什么,即使是在知道了神族存在的今天也是如此
还真是没前途的种族呐……
“这是协会的最终意见吗?”回去的路上,我皱着眉问刘洋洋,“这样小西会觉得不服吧?就不考虑她的意见和立场了?”
刘洋洋开着车,目光直视远方:“稳定压倒一切”
“既然觉得我是不稳定因素,干嘛吸收我进去?”
正在专心驾驶的刘洋洋扭过头对我笑笑:“你不觉得,自从你加入到放浪师协会之后,很多人都变得更努力了吗?小西跟不跟你打一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让她知道自己可能不够强,她现在有了继续修炼的心”
我撇撇嘴:“等过了今天,又要有人漫天谣传我把最强放浪师家族的某位公子给欺负了是吧?”
刘洋洋居然很谨慎地点头:“是的这是一定的”
我很无语,只能抱着头继续看风景
按照我和刘洋洋原来的计划应该是先回云天之外等果多来见面这样既省时间,又能顺便装装腔调让一个放浪师来找另外一个谁的身份高低一目了然
果多大概也是认栽了,据说压没拒绝刘洋洋的要求我想那厮内心一定充满了想把我捏死的各种苦逼冲动,可惜在实力上他做不到这一点今天跟艾尼尚有余裕的一番过招后我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所谓的战斗,在没有生死这条线死死压着的情况下,只能是个搔搔痒的玩闹那位艾尼少爷尽管已经很强大了骨子里依然缺少一股能够随时拼命的狠劲儿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位西联体的高手瓦伦都比他强太多
在去云天之外的路上我们堵车两次,一次是有人游行抗议消息封锁政策,一次是丹尼斯?琼斯的拍片现场挪到了白天我对那个一直很和善的帅哥颇有好感,可总觉得眼下不是什么见面的好机会丹尼斯?琼斯还有个好朋友想拉我更改国籍呢,我可不想再被人劝上大半天
到了云天之外我发现这里的气氛和往日略有不同从上到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丝不安,看来即使是张家的名号也没能拂去众人心中的担忧毕竟更换老板这种事儿意味着太多变数
看到我来了,身边跟着刘家的话事人之一那位一直都很低调的经理先生微微有些危急,这里再度易手,又要动荡一番”
听到我这么说,刘洋洋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经理,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我是不是应该说句话了?”
我微笑着点点头:“应该”
“如果张家别人都不肯接手这个酒吧的话,自然还有刘家的人接着这是我代表刘家的承诺,不知道能不能让你们满意”
那位经理脸色变了变,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刘少,你要理解我们这些随波逐流的小人物……”
“当然理解,不然干嘛要说这么多?”我打断那位经理的诉苦,毫不客气地说道,“既然各取所需,我也希望您能用心一点我的话说得够明白吧?”
经理点点头,正要说话,门外有人进来这位经理也是个聪明人,干脆不跟我说什么了,起身去笑脸迎客
我微微颔首,这样的情况就不错,我很满意
进来的人正是刚才与我们约好了要会面的果多,这位风度翩翩几乎有些病态美的男子再度与我相见,脸上一点好玩的神色都没有
就像很多跟我打过交道的人一样,这厮满脸苦逼
我故作亲热地起身相迎:“哟,又见面了啊大哥快来坐,想要喝点什么?”
果多自己肯定是不愿意来见我的,这次还肯过来必然是迫于家族压力在各个家族的人都与我多少有过接触之后,阮慕真的家族自然也不能例外
刘洋洋一看我这种夸张的热情,已经知道我没好话要说,顿时往后一缩成了配角,把空间都让给我
不过果多比我想象得聪明得多,看见我这么张牙舞爪地冲着他来了,干脆示弱地笑笑,把一张苦脸尽量隐藏起来:“我说自己不愿意来,你相信吗?”
“当然相信”我哈哈一笑,“不过既然你来了,咱们还是熟人,有些话不是更方便说吗?”
果多何尝不想跟我好好说话,见我一副如此态度,知道我肯定在某些问题上寸步不让,索也不多说
“其实跟我聊什么都是白搭”我开门见山,“我现在感兴趣的事真心不多,咱们聊些没用的承诺,互相欺骗,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果多是个聪明人,见我一张嘴就把话说死了也很无奈,犹豫了一下说:“至少要表明大家的态度和立场”
“态度和立场也是随时变化的”我不客气地说,“所有的权衡和考虑不过还是围着利益转就像现在,放浪师协会通知我要负责秘境宝藏拍卖,很多人就觉得我的价值增加了,然后他们会来一个一个找我每个人说一遍自己的想法,让我配合他们等到忽然有一天又宣布最终负责人不是我了,大家再散开你觉得这有意思么?”
我的一番话让果多更加无语,看来我冷场王的特色还是很明显刘洋洋对果多做了个无奈的动作,表示自己没法说服我果多则看着我半天没说话,最终无奈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弟弟还是很适合做一个优秀的放浪师,你能让他回心转意吗?”
果多憋了半天说出的这句话让我不禁有些无语,说到头来这位原来是个超级弟控?今天刚刚打发走一个妹控,这又来一个弟控,看来我这辈子跟变态打交道的概率还是挺高的……
我叹了口气,注视着果多反问道:“一个人的人生如果可以自己做主,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果多这次没顺着我说话,而是沉声说道:“一个人又怎么能保证自己不受牵挂呢?家人朋友都是抛不开的包袱,如果只为自己着想,是不是太自私了?”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每个人身上都有无数牵绊哪怕是我身边最潇洒的诸如四家主那种,依然被家族宿命捆得结结实实每个年轻人都冀望自己在最飞扬的岁月里能获得洒脱
实际上呢?
每个人不过是有自己的价值,要沦为别人的附庸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