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go--

白咏波哼了一声,说:“什么小孩子?你不小了,都快跟司晨一般高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吧,我以后注意着点就是了。”
白咏奇向他保证着,脖子一缩就想开溜。
白咏波及时抓住他的衣领,不让他逃跑。
问他:“你刚才跟司晨说了些什么?”
白咏奇惊奇地反问:“你居然问我们说了些什么?司晨说你是个最开明的父亲,给了她充足的自由。哇,想不到你居然背地里打探她的小道消息。”
这番话把白咏波说得尴尬不已。
他的这个行为,似乎的确不太光明正大。
就在他微微失措的这一眨眼工夫,白咏奇已经一闪身跑开了。
滑溜得跟个泥鳅一样。
他跑进自己的房间,迅速推开门进去。
正要关上房门,却又探出个头来,笑嘻嘻地说:“堂堂兄,司晨不是小女孩了,父女之间也该避避嫌,不能深更半夜还闯进去哦。”
说完这番话,缩进了房中,把房门“呯”的一声给关上了。
白咏波被他闹了个大红脸。
想想也是,白司晨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这个时候闯进她的房间的确不太象话。
可是吧,不进去又怕她明天一大早跑掉。
刚才方千景的话回响在脑中,堵得他心里发慌。
白咏波站在白司晨的房门外面,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
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白司晨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她站在门内叫:“爸,你有话跟我说?进来吧,别听白咏奇乱说。”
白咏波虎着脸说:“什么白咏奇?他是你叔叔。”
白司晨忍不住笑:“是他让我叫他名字的,如果我叫他堂堂叔,他不生我的气才怪。”
白咏波当然也知道这些典故,忍不住一笑,脸再也板不起来,走进了白司晨的房间。
白咏奇躲在他的房内,把耳朵贴在门上,一直注意着倾听外面的动静。
听见这父女俩的对话,气得咬牙切齿的。
可是吧,气归气,却又找不到借口发泄。
气呼呼地跑到他的□□,四仰八叉躺下来,自言自语说:“白司晨,你再敢取笑我,小心我明天不陪你去找慕朝欢。”
刚才白司晨跟他商量过了,她打算明天去找慕朝欢,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谈。
至于是什么事情,她不肯告诉他。
只是说,她实在不愿意单独去见慕朝欢。
她不喜欢他的那些手下用轻蔑的目光看她,以为她是那些勾引他的女人之一。
所以,想让白咏奇帮她把慕朝欢约出来。
白司晨当然不会告诉白咏奇,她找慕朝欢,本是为了打听齐璐的消息。
当然,顺带着也了解一点慕墨影的家世,想知道他母亲任晓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不可能当真不管婉晴的事。
而先前慕墨影提到母亲时,那痛苦的神情在在让她难过。
为了说动白咏奇,白司晨着实许下了不少诺言,比如说,带他去欢乐天地玩之类的。
她没有想到,刚送走白咏奇,白咏波竟然找上了门。
7476764+?
第3o6节:不该把她牵连进来8在线阅读
--over--b:b

章节目录